【人物】他们,让古籍重放异彩
曹阳 记者  刚越 丹东新闻网 2021-06-04 11:11:49

古籍普查登记工作是“中华古籍保护计划”的首要任务,是对现存古籍数量、品种、级别等次、破损情况和保护环境所进行的调查、鉴定和记录,其目的是了解、认识全国古籍遗产全貌,进而有针对性地开展保护。

作为辽宁省古籍收藏重点单位之一的丹东市图书馆,高度重视古籍普查登记工作,近些年共在古籍普查平台著录古籍1582种、17003册,为《全国古籍综合信息数据库》《全国古籍普查目录辽宁卷》《中华古籍总目辽宁卷》的编纂提供了较为准确的馆藏信息。

本期人物就向大家介绍两位负责古籍整理工作的专业人士,了解他们在古籍整理背后的故事。

?

周思繁:继绝存真 传本扬学

人物简介:

周思繁,生于1965年。丹东市图书馆正研究馆员,2012年开始负责整理古籍工作。

1988年,毕业于锦州师范学院(现渤海大学)的周思繁在沈阳化工学院工作一年后,回到家乡丹东,进入市图书馆工作。三十余年间,她与书结下了深厚的情缘。

初到图书馆,周思繁的工作内容是负责科技文献检索,主要针对企业或科技人员提供产品开发、工艺创新等文献资料。周思繁的大学专业是物理,这和从事的工作几乎没有联系。为了做好这项工作,周思繁恶补自己匮乏的知识,一边工作,一边学习。那时,因为没有电脑搜索的帮助,检索各种纷繁杂乱的资料和文献只能靠手检。这需要工作人员对相关资料的内容、名录、作者等情况清晰掌握。那十年间,是周思繁进步最快的一段时光,她不但很好地完成了工作,还阅读了大量书籍,弥补了她此前的短板。

2012年,周思繁开始负责整理古籍工作。古籍作为人类珍贵的文化遗产,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,其承载了中华文化的深厚积淀,是中华文明绵延五千年未曾间断的历史见证。

与史对话,得观古意,周思繁深感荣幸,也深知肩上的责任。“这是可以传承给后人的财富,是无价的。” 周思繁说,对古籍的整理和保护是一项抢救工程。

古籍整理有标点、校点、笺注、集注、汇注、翻译、编撰、影印等多种方式,每一种都凝聚了整理者的智慧和心血。古籍原本没有标点,整理者要把它重新编定秩序,加标点,作注释,甚至还需翻译,这些都具有很高的知识含量。

“只有鉴定正确才能保证著录质量,鉴定若有差错,必将误导读者。”古籍整理是一项颇费心力的工作,在周思繁看来,从事这项工作仅懂一点中国书史的知识是远远不够的。比如,在古籍版本的鉴定上,需要整理者有着海量的古籍经验。这是发现问题并得出基本判断的前提条件,然后再与文献考证相互验证,二者相辅相成。古籍版本鉴定是一门科学,准确鉴定难度较高,无论是纸张墨色,还是字体和藏书印的鉴别,都有赖于长期实践经验的积累。经过数年的工作摸索与实践,目前馆藏的3585种古籍,周思繁都了如指掌。

古人用“经史子集”四部分类法统摄典籍,沿用千年,已成为中华典籍文化不可或缺的要素。市图书馆的古籍存放,也是如此分类。走进古籍存放室,淡淡的樟脑球味弥漫在空气中。周思繁说,古籍的存放环境有着很高的标准,要避光、防虫、防火、防水,有恒温恒湿等设备。

随着工作的深入,周思繁对古籍整理工作不仅投入了大量的心力,也倾注了无限的热爱。她深知这项工作的责任,始终将严谨贯穿于每一件古籍的整理。

2014年6月,在审校馆藏善本《续唐三体诗》和《施注苏诗》两部古籍时,周思繁发现书中有许多名人批注和评点,字迹工整清晰,书法飘逸秀美,抛开批语内容,仅就书法而言,也应是弥足珍贵的。周思繁思忖,如何把这些文化瑰宝展示给广大读者,让更多人了解古籍、走进古籍、感知古籍、关爱古籍。于是,她萌生了编纂古籍出版物的想法。2015年3月,经过大半年时间的整理研究,周思繁编纂的《楮墨菁华:丹东市图书馆善本古籍概览》一书正式出版发行,该书袭用“经史子集”分类法把馆藏五十种(未含碑帖拓本)善本典籍,从内容简介、作者生平、成书过程、历史评价、版本流传、馆藏状况、破损程度、行款装帧、批点钤印等诸多视角予以概述,并拍有大量书影,向广大读者展示和分享难得一见的馆藏珍品精粹。该书作为丹东市图书馆古籍普查的一项重要成果,在2016年辽宁省图书馆应用科研成果奖评选中荣获三等奖。

或许,在很多人眼中,古籍整理是一项枯燥且颇费心神的工作,但周思繁却乐在其中。尤其是在整理中发现珍贵古籍善本,喜悦与成就感油然而生。数年间,明万历刻本《广舆记二十四卷》、清康熙五十三年至五十四年(1714-1715)项絪群玉书堂刻本《山海经十八卷》、清康熙三十八年(1699)爱古堂刻本《刘随州诗八卷》等三种均是周思繁在普查时新发现的善本古籍,均入选辽宁省第四批珍贵古籍名录。尤其是明代陆应阳所辑的《广舆记》,因书中称明朝为国朝,乾隆年间列入禁毁书目,故流传稀少。

丹东市图书馆所藏《广舆记》一直被当作清代刻本,在普查过程中发现其正文北京建制沿革条中无“大清定鼎,仍为京师”字样,初步定为明刻本,经专家鉴定,确实为明万历年间版本。

另外,周思繁还发现一些比较好的本子,如清康熙二十八年刻本《幸鲁盛典》、清康熙内府刻五色套印本《古文渊鉴》、明万历刘宅民刻本《定园集》、满汉合璧版《清文汇书》和《圣谕广训》,以及傅山五世孙傅履巽精抄本《霜红龛诗集》等二十余种,都归入善本保存之列。

善本数量的增加,大大提升了丹东市图书馆古籍收藏的等级和质量,至今先后参加了全部五批辽宁省珍贵古籍名录的申报,共有25种278册明清时期刻本古籍入选(第五批待申批中),珍贵古籍数量、古籍等级和质量在省内名列前茅。

“睹乔木而思故家,考文献而爱旧邦。”周思繁常翻检图籍,沉潜于古书之中,一方面可以借此与先贤对话,钩沉索隐,感受中华文化的无穷魅力,另一方面可以传本扬学,挖掘中华典籍的深厚内涵,让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活起来,让人类文明的薪火传承不息。

张悦中:敬畏文明 缀连古今

人物简介:

张悦中,生于1988年。2014年进入丹东市图书馆工作,2015年起参与馆藏古籍整理工作。

?

“补天之手,贯虱之睛,灵慧虚和,心细如发。”这是明代周嘉胄在《装潢志》里要求古籍修复师所具备的本领。古籍修复不仅是手艺活儿,还要有中国古典文化知识的积累。

张悦中说,自己还不算是一名专业的古籍修复师,他只是通过古籍整理工作,对古籍修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2015年与2016年,他先后两次前往辽宁省图书馆参加古籍修复培训班。通过学习,让他对古籍整理和古籍修复工作,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和认识。

从古老的甲骨卜辞、钟鼎金文、碑铭石刻、简册帛书,到写印在纸张上的书籍手卷,中华典籍源远流长,数量浩繁,形式多样,内容丰富,记述着历朝历代人们在典章制度、财政、军事、哲学、宗教、思想、科技、文学、艺术等等各个方面的伟大成就。然而,由于纸张本身不易保存的特性及自然、人为因素影响,古籍文献在流传过程中通常会遭受不同程度的损毁,出现酸化、老化、霉蚀、粘连、虫蛀、鼠啮、絮化、撕裂、缺损、烬毁、线断等现象。而古籍修复师,需用双手化腐朽为神奇,抢时间拯救古籍,耐心做好修复。

第一次走进辽宁省图书馆古籍修复工作区,眼前的景象让张悦中很意外。工作区像厨房一样,有水池、有锅,有冰箱、有面粉,还有刷子、毛笔、刀具等大小二十余种工具。随着老师的讲解,得知这些器具都是针对修复古籍不同问题所用。

比如被虫蛀的古籍需要冷藏,以防细菌进一步感染;被酸化的,得采取酸碱中和的办法,把古籍泡在碱性溶液里;书页粘连的,得给古籍包上皮纸和毛巾,放在竹屉蒸笼上蒸,让纸张间的墨汁和水渍慢慢化开;面粉则用来熬制糨糊,阴天湿度大,就熬得浓,晴天则熬得稀;修复的书如果纸张厚,也要熬得浓一点,纸张薄,就稀一点。要确保糨糊刷到书页的时候不浓不稀,粘上毛边纸之后干净平整,没褶皱……古籍修复师的每一个动作都如履薄冰,稍有不慎都可能对书籍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。

“敬畏古籍,才能做好整理和修复工作。”张悦中说,修复古籍之前,要了解古籍,包括古籍内容、装订方法、纸质情况、墨性等。正式修复之前,修复师首先要学会装订古籍,查询书籍版本信息,用拍照扫描等科学技术记录书籍原貌,然后将古籍拆开,记录下种种病害,再进行拆页、编号、选配补纸、清洁书页、修补、润湿压平、折页、锤平、压实、齐栏、打眼、穿稔、捆结、装订、贴书签等十几道工序。

一个新人大概需要半年到一两年不等的时间入门,而从掌握单纯的技术到“做精”的程度,则需要多年时间。每位成熟的修复师,大抵都经历过拆、洗、补、刷、剪、压等十几道工艺的锻炼。

古籍修复技术具有很强的专业性,同时也涉及古典文献学、化学、生物学、植物学、材料学等多学科的交叉。张悦中说,目前古籍修复师人才紧缺,未来市图书馆有成立古籍修复工作室的计划,为此,他始终没有停止相关学习。而他对馆内现存古籍,也逐一进行了简单的修复。

2021年1月18日到2月6日,张悦中参加了由中国图书馆学会主办的“古籍与文创”主题细节线上培训——图书馆古籍鉴定研修班。

再多的理论也离不开实践的支撑。尽管目前张悦中还不是一名专业的古籍修复师,但通过整理古籍,他积累了丰富的鉴定古籍的实践经验,也享受着其中的乐趣。目前,他正参与图书馆古籍元数据项目的摘要填写工作。为馆藏古籍逐册编写摘要,这需要作者具有深厚的文学素养,除了对每册古籍深度了解,还要有很好的文字功底。而这,也恰好发挥了他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长处。

整理《文选》时,其中有一篇《过秦论》,学生时期他就对这篇文章印象深刻,但再次阅读古籍上的原文,却是与课本决然不同的感觉,也让他有了新的理解;电视剧《大秦帝国》上映前,他便看了原著小说,而古籍中记录的关于秦国的历史,让他可以很快指出电视剧中的一些情节和人物,哪些是历史原貌,哪些是经过改编的。

博思、严谨、细致,是古籍整理工作的核心。确定古籍版本需要丰富的经验和知识,这是每一名古籍整理工作人员必须了解和掌握的,同时还要有持久的耐性和韧性。越是年代久远的古籍,考证难度就越大。记得在做一件碑文拓片时,由于字迹模糊,印章也不清晰,无法确认年代及内容,经过多番查找资料,张悦中从细枝末节中发现线索,进一步确认该拓片所拓石碑应是出自医巫闾山的一座庙宇。然而,缩小了范围,但至今仍无法确认具体碑文内容。这是古籍整理工作中的无奈,也是一种考验。

古籍整理和古籍修复,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古籍整理是连接历史与现实的桥梁,是“存亡继绝”的工作,它不仅向人们展示历史、更重要的是要保留历史,让人们在纷繁芜杂的现实中仍能把握住民族发展的脉络,挖掘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华,参与世界文化交流。所以,古籍修复工作更像是在“抢救”历史。张悦中热爱自己的工作,他深知肩上的责任与使命,并始终心存敬畏。

?

编辑: 李新新

相关新闻阅读

公与熄完整版hd高清播放-丰满的少妇HD高清2